您所在位置:首页 > 军事

多地医生公立控医务人员费?专家:系个别现象

2018-01-10 09:13:19 来源:衢州综合网 标签:医生 医院 收入

  新华社广州2月20日电题:提高医生收入是否会导致医疗费上涨?--聚焦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三大焦点新华社“新华视点”记者近日,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、财政部、国家卫生计生委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印发《关于开展公立医院薪酬制度改革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》,要求完善公立医院薪酬制度,调动医务人员的积极性、主动性、创造性,其中,一则落款为四川省某医院01月中旬的网传通知,列出了限用的耗材,包括“止血材料(仅保留价格最低的两种)”“精密输液器(仅允许肿瘤内科、中医科使用)”等,并称这些措施实施至01月10日,焦点一:提高医生收入是否会导致医疗费用上涨?根据指导意见,上海、江苏、浙江、安徽、福建、湖南、重庆、四川、陕西、青海、宁夏等11个综合医改试点省份各选择3个市(州、区),除西藏外的其他省份各选择1个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城市进行试点。

  此外,贵州等地一些医院的通知也在网络平台传播,这些通知均对部分医疗耗材的使用进行了限制,“指导意见鼓励多劳多得、优绩优酬,这是比较公平合理的收入分配方式,将提高医生的工作积极性。

  是这样的吗?针对这些关切和疑问,记者采访了国家卫计委相关专家和学者,新都区第二人民医院康复科主任陈邦忠说,以前科室收入分配有“封顶线”,过了“线”,干得再多也不会多拿一分钱,现在没有了这层“天花板”,大家积极性都被调动起来,科室医护人员平均收入都提高了,他自己也比改革前每月增加了1000多元收入。

  国家卫计委2018年全国财务年报数据显示,公立医院的百元医疗收入(不含药品收入)消耗卫生材料29.08元,现在的价格体系,挂号费仍然偏低,医生技术劳动价值未能体现,将来要逐步过渡。

  2018年国办印发的《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》和2018年国务院印发的《“十三五”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规划》均强调,力争到2018年,试点城市公立医院药占比(不含中药饮片)总体降到30%左右;百元医疗收入(不含药品收入)中消耗的卫生材料降到20元以下,记者从一些医疗机构获悉,新的收费标准已经开始实行。

  2018年01月,国家卫计委等五部门印发《关于控制公立医院医疗费用不合理增长的若干意见》,提出“力争到2018年试点城市公立医院百元医疗收入(不含药品收入)中消耗的卫生材料降到20元以下”,曾其毅认为,打破“大锅饭”,多劳多得,提高劳务技术报酬势在必行。

  同时,医药费用结构和增长情况也存在一定的不合理因素,其中就包括药品、大型医用设备检查治疗和医用耗材收入占比较高等,提高医生收入是否意味着医疗费用上涨?采访了解到,一些地方在薪酬改革实践中,并未增加患者的医疗自付支出。

  国家卫计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顾雪非说,有关部门发文提到的药占比和耗占比的降费指标,是对200个医改试点城市的公立医院的总体要求,因此并不是“一刀切”,一些地方将医疗费用调整纳入医保报销范围,避免增加患者负担。

  据了解,所谓“年底突击控费”不是全国医院层面的普遍现象,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副主任黄飞表示,加价的项目包括公立医院为6岁及以下儿童提供的临床诊断、一般治疗操作和临床手术治疗等基本医疗服务项目。

  重点监控高值医用耗材使用情况,对耗材使用超过同学科平均水平的医生,进行病例的追溯再评价,并根据评价结果进行约谈,焦点二:破除“以药养医”如何保障提高医生收入?指导意见明确,严禁向科室和医务人员下达创收指标,医务人员个人薪酬不得与药品、卫生材料、检查、化验等业务收入挂钩。

  “当公立医院取消药品加成(中药饮片除外)后,耗材加成成为医院收入的重要来源”上海市卫生计生委医改办相关人士表示,薪酬改革是医改的关键环节。

  在政府补助不足、医疗服务价格调整不到位的情况下,医院的技术劳务服务无法得到合理补偿,只能通过多用耗材、多做检查增加收入,破除“以药养医”机制后,医院的收入缺口将如何补偿?记者在广东等地采访了解到,公立医院因取消药品加成减少的合理收入,将按照调整医疗服务价格补偿80%、财政专项补偿10%、医院自我消化10%的原则进行补偿。

  ”医保没有“收不抵支”今年前10个月,全国医保基金收入14510.7亿元,支出11047.7亿元;基金运行总体平稳有网友提出疑问,“控费”是不是因为医保基金紧张?这种担忧在网上并不少见,一些公立医院反映,药改后收入锐降,可能影响医生待遇。

  根据2018年度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事业发展统计公报,2018年全年城镇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总收入13084亿元,支出10767亿元,湖南省人民医院副院长向华建议,建立并完善财政投入的长效机制,提高医务人员待遇,规范医务人员行为,提高公立医院支出中薪酬支出所占比重,保障医务人员的工资待遇。

  另据人社部不久前发布的《中国社会保险发展年度报告2016》,2018年职工基本医疗保险统筹基金累计结存7772亿元,比上年增长18.3%,这项改革能否缓解不少医院儿科、急救、麻醉、病理、产科等医生短缺的难题?据悉,当前,广东全省儿科医生缺口约为2000人,但广东各大医学院校每年培养出来的儿科研究生不足50人。

  顾雪非认为,目前部分医保统筹地区存在超支风险,但从全国来看运行总体平稳,基金是安全的,甚至部分地区医保存在结余过多的问题,儿童用药剂量少,按照疗程,10至15个孩子的用药量,才相当于1个成人的用药量。

  顾雪非也表示,不排除有部分医院的医保额度到年底不太够用的情况,“医保的总额应该基于科学的测算,到了年底如果出现超支,且医院认为超支是合理的,例如有突发公共卫生事件、开展了新的服务项目等,那医院应该同医保部门进行协商,是否追加额度或者适当分摊;反之,如果结余太多,医保部门则需要评估是否有服务提供不足的情况,然后再进行支付,还需要加大对基层、尤其是偏远地区儿科医生在待遇方面的倾斜,吸引更多儿科医生留在基层。

  面对热点事件群众关切如何有效回应,对于改革目标如何科学合理分解,这些都考验着治理者的智慧,在上海瑞金医院、新华医院等综合性医院里,儿科医生收入已与其他科室医生基本持平。

相关资讯

  • 男子找同伴当托假扮富二代骗女友50万后玩失踪
  • 世界最大足校受央视关注 “三结合”模式符国情
  • 84岁风投教父逝世 一路走好!
  • 令迷妹神魂颠倒的必备武器在这儿!!
  • 游乐园拒给走失儿童免费广播寻人称怕打扰游客
  • 民警下班途中盘查盗车嫌犯被刺身亡
  • 记录社区医院全景24小时:普通门诊医院50元
  • 吕南停到黄浦区规土局调研 推进下阶段工作